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1|回复: 0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59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副政委说:“就按李某人说的去做,四斤九两!”站长接到任务后,去了炊事班,然后从冰柜里找了一块冰,过完称后,不多不少,四斤九两!
  李半仙装神弄鬼地对着苍天拜了三拜,口里念念有词:“观世音在上,李某人在下……”然后很有把握地脱掉了长袍,露出了干瘦的身子。他把长袍铺在亭子旁边的水泥地板上,当作席子,然后慢慢地躺了下去,说:“把冰拿过来,我现在抱着,让观世音师傅与我同在,冰肌玉骨,冰肌玉骨……”
  李半仙抱着冰,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不一会儿,冰就出现了他极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慢慢融化了!李半仙口里念念有词,虽然听不清楚,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念得更急促了。
  在场的人忍俊不禁,心想李半仙等一会儿如何收场,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也许他就清醒了,不会再装神弄鬼了。刘副政委与中尉相互看了看,心底里交换了意见:一曲闹剧正在上演。
  冰无情地渐渐地融化,无情地化成水,沿着李半仙的皮肤无情地往下流,李半仙分明地感觉到了那冰凉冰凉的东西,也明白了正在发生什么事,可仍然顽强坚持,不停使“法”。
  冰彻底融化了!
  刘副政委说:“李某人,可以起来了吧?”
  村支书说:“你的师傅没有帮你啊。冰融了。”
  李半仙依然躺在湿淋淋的地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中尉说:“起来吧,李半仙,不要东想西想,装神弄鬼,做一个正常的人吧。”
  李半仙突然爬起来,然后跪着,放声嚎头大哭,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
  刘副政委想,他也许清醒过来了,忙劝道:“李某人,你不要这么激动。这么伤心。其实这没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村支书也安慰他说:“李半仙,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在这里哭像个什么样子啊,快起来,快起来。”
  中尉说:“不要悲伤。冰融化了就融化了,你没有失去什么!”
  站长说:“李半仙,别这样,别这样!”站长欲扶起他,被李半仙甩开。
  李半仙朝天拜了三拜,边哭边说:“啊呀呀,啊呀呀,观世音菩萨,我的好师傅啊,啊呀呀,啊呀呀,我的功夫还没有练到家呀,啊呀呀,啊呀呀,今天给你丢面子了啊,对不起,我罪该万死……”李半仙不停地额头砸地,伤心欲绝……
  在场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家安好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严格按《训练周表》组织训练,完成海训任务,提升部队战斗力,这才是部队来海训的真正目的。  
  “根据上级的要求,其他所有的工作都要为训练让路,就是每周一天的政治教育,也要求组织训练,政治教育的时间,只能安排在刮风下雨的日子。刮风下雨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必须达到外出训练对官兵的生命会构成威胁时才能停止训练,不然,小小的刮风下雨,训练必须进行,不能偏训漏训,训练进度不能过快,也不能过慢,严格按训练计划组织实施。”站长在讲台上组织大家学习《训练周表》,并适当地做一些讲解。
  通信员与文书坐在第一排,通信员转头小声地问文书:“什么样的刮风下雨会对官兵们的生命构成威胁呢?”没想到这句话被站长听见了,他瞪了通信员一眼,大声地说:“也就是台风八级以上!除了这种情况,通信员同志,你老老实实搞好训练吧,不要有任何其他想法!明白吗?我们一定要把训练搞上去,成为通信总站的拳头部队!在军事训练考核中,拿第一名,才是最有份量的第一名!”
  通信员马上坐得很端正,一动不动,心里很紧张,担心站长继续发飙,又要损人了!幸好站长没有接着损他,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说:“我们的对联写得好,‘练精兵何惧脱几层皮,强素质哪管流满身汗。’在这里,我特别要求我们的女兵同志们,你们要做好脱几层皮的准备!”
  王小丽听了,低头说:“MY GOD!”
  站长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们到海边来训练,不是来渡假的,不是来参观旅游的!谁不认真搞好训练,老子收拾谁!”
  王小丽低声嘀咕:“又来了!就只会说这句话,谁不怎么样,老子收拾谁!”
  站长把整个海训计划详细讲解了一遍,让大家心中有数,明白海训分哪几个阶段,那个阶段有哪些要训练的科目。他讲完后,也到了开晚饭的时间了,可站长还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而是画蛇添足地东拉西扯,滔滔不绝,很多战士肚子咕噜咕噜直叫了,越发对站长的讲课没兴趣了,疲倦了,个个低着头,敢怒不敢言。
  站长最后说:“好吧,多的也不讲了,准备开饭”。
  通信员听到这句话后,喜形于色,第一个兴奋地站了起来,反应特别快。因为他要为干部桌打饭分菜,必须提前做准备。没想到这个动作又惹祸了!站长说:“通信员,就你坐不住了?就你跑得快?!”
  通信员不好意思地坐了回去。其他部分同志站起来了,又迅速坐了回去,一动不敢动。
  站长说:“是不是嫌我讲得太久啊?”
  没有人敢说话。
  站长大声宣布:“解散!”
  大家一窝蜂跑了!一个个比兔子还跑得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晚饭后,太阳还没有落山。站长和中尉带领文书、通信员、列兵和其他几个战士去了海边,设置训练场地,为明天的训练做细致充分的准备。
  列兵扛着一些漂浮物,文书背着一大捆绳索,通信员扛着几面红旗,兴致勃勃往海边走。站长走在最前面,中尉走在第二位,文书走在第三位,列兵走在第四位,其他的战士走在后面,紧紧地跟着。
  站长饶有兴趣地说:“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一只很会游泳的狗与一只还不怎么会游泳的青蛙进行蛙泳比赛,结果狗淹死了,怎么回事?”
  中尉说:“因为比赛时间过长,狗的体力不支,结果淹死了。”
  站长摇了摇头说:“不对。”
  文书说:“因为狗是陆地动物,青蛙是两栖动物,狗再会游水,也游不过青蛙,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站长又摇了摇头说:“不对。不对。”
  通信员说:“青蛙就是那只井底之蛙,他们在一个很小的井里进行比赛,狗的外形大,一跳进井里,展不开手脚,直往下沉,淹死了。”
  站长说:“不对。不对。”
  列兵想了想说:“因为前提是进行蛙泳比赛,狗只会狗刨式,不会蛙泳,所以淹死了!”
  站长兴奋地说:“还是卫生员聪明!回答正确!”
  其他的人听了之后,觉得也有道理,都开心地笑了。
  中尉回头看了看列兵。
  列兵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内容……
  到了海边,在站长的组织下,大家准备下海,划分游泳训练区域,插上红旗和其他水上漂浮物,设置警示线。站长和其他几个战士都下水了,列兵迟迟没有脱衣服,站长说:“卫生员,怎么不下来呀?
  列兵不好意思地说:“我不会游泳。”
  站长说:“一点都不会吗?”
  列兵说:“不会。”
  中尉问:“狗刨式也不会?”
  列兵说:“也不会。在家里,父母不允许下河游泳。”
  站长说:“不会游泳,那就算了。不要下来了,免得帮倒忙,越帮越忙。”
  中尉说:“那你们忙,我到周边走一走,侦察一下地形。”
  站长说:“好。”
  站长组织文书、通信员和几个战士开始设置游泳场。
  中尉向列兵使了一个眼色,叫他跟上,一起去走一走。
  列兵喜形于色,十分开心,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出发前夜的那个梦……
  中尉走呀,走呀,列兵不快不慢地跟着,一路无语,但心与心却没停止过交流。
  夜幕渐渐地降下,大海也越来越安静了,空气越来越爱昧,呼吸越来越急促……中尉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列兵默默无语地跟在后面,一种能量,或者说一种激情暗藏在身体的某一个角落,然后越积越多,越积越多,列兵和中尉都分明地感觉得到,这种能量和激情在等待着时机,在寻找突破口,蓄势待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7 , Processed in 0.090986 second(s), 21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