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0|回复: 0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56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小丽说:“在我的印象中,你没有挨过批评。但只要有表扬,你就有份。”
  列兵说:“相对于文书和通信员来说,我挨批评是少一些。”
  王小丽说:“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孩子。”
  列兵说:“接着忽悠。”
  王小丽说:“我听他们说,不知是不是真的,说你治好了站长的不孕不育症。你是站长的恩人,所以……”
  列兵说:“你听谁说的。”
  王小丽说:“听别人说的。”
  列兵说:“乱讲。站长本来就好好的。”
  王小丽说:“通信员说,他也参与了,还花了不少钱,可站长没有肯定他,就肯定了你!”
  列兵心里想,通信员,你这个小子有没有出息啊,怎么什么事都跟王小丽讲呢,而且人家压根儿不喜欢你的“文豪”气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王小丽说:“我其实很关注你,你知道吗?”
  “是吗?你很关注他?”突然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列兵和王小丽一惊,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站着一个少校,王小丽认识,他就是通信站的老指导员,现任干部股长!
  列兵和王小丽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立正站好。
  干部股长说:“你们两个不错啊,还跑到地方理发店来还谈情说爱了,浪漫,浪漫。江小莉培养了敢想敢爱的优秀人才啊。”
  列兵的脚情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干部股长铁面无私地说:“你们的请假条呢?”
  列兵说:“我们没有写请假条。”
  干部股长说:“你们没有写请假条?没有写请假条也敢出来理发?看样子,通信站真是变天了!变天了啊。江小莉厉害。我真不知道她怎样把部队带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列兵一听,知道干部股长跟中尉之间有矛盾,事情更复杂了。列兵说:“我们请假了。”
  干部股长问:“跟谁请的?董彪还是江小莉?”
  列兵说:“指导员。”
  干部股长很不客气地说:“跟江小莉请的假啊。好,等一会儿,我去问她。你们江指导员可以啊,很有水平啊。还放两个战士出来理发,谈情说爱。她的政治工作不是做得很好吗?有很多新思想新思路吗?还把我以前的那一套路全废掉吗。”
  白衣姑娘和黑衣姑娘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干部股长说:“你们叫什么名字?”说完掏出了一个小笔记本,准备记录。
  列兵说:“我叫周卓然。”
  干部股长问:“哪几个字?”
  列兵很不情愿地回答:“周恩来的周,卓别林的卓,然后的然。”
  干部股长记了下来,然后问王小丽:“你呢?”
  王小丽紧张兮兮地回答:“我……我叫王……王……王小丽。”
  干部股长记下了王小丽的名字,并在名字旁边注明了几个字:不假外出,谈情说爱。然后把笔记本合了起来,装在裤袋里,大声说:“走!我跟你们一起回去找站长。”
  列兵和王小丽像两个罪犯一样可怜巴巴地跟在干部股长身后,朝驻训点走去,心急如焚。他们感觉不是回家,而是奔赴刑场!
  王小丽的眼泪出来了……
  正好刘副政委的猎豹飞驰而至。
  干部股长立即向军车敬礼!
  小洪一脚急刹车停了下来。
  干部股长发现刘副政委不在车上,朝小洪说:“老板呢,老板干吗了?”
  小洪说:“老板还在开会。他要我过来拿点东西。”小洪发现王小丽站在那里,表情难过,便问干部股长:“股长,他们怎么啦?”
  干部股长说:“两个人不假外出,偷偷摸摸去地方理发店理发!”
  小洪说:“算啦,算啦。不要计较啦,王小丽是刘副政委的亲戚,你放她一马吧。”
  干部股长开心地说:“是刘副政委的亲戚?哦。那就算了。”
  小洪说:“就是嘛。股长,上车!我带你吃海鲜去!”
  干部股长回头对列兵和王小丽说:“你们快回去。下不为例!”说完钻进了刘副政委的车。
  小洪朝王小丽挥了挥手,车一溜烟走了。
  列兵见车走了,便问:“王小丽,刘副政委是你的亲戚?”
  王小丽说:“不是。”
  列兵说:“如果不是,小洪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王小丽说:“我怎么知道呢!”
  列兵说:“看样子,又有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小丽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刚才吓死我了。”
  列兵说:“我也紧张啊。如果只是不假外出理个发,没什么,关键他听到了你的那句话,说我们谈情说爱,这顶帽子就太重了。我们承受不起了。”
  王小丽说:“是啊。想不到我一直不敢说的一句话,一说出口就是祸。”
  列兵一边走一边对王小丽说:“以后不要随便开玩笑了。明白吗?”
  王小丽立即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大声吼道:“周卓然,你还以为我是开玩笑吗?”
  列兵说:“你不会站在这里又不走了吧?我可不是站长哟。”
  王小丽竭斯底里地大声喊道:“周卓然,你给我站住!你还是以为我是开玩笑吗?”王小丽的声音颤抖了,快要哭了。
  列兵见她的样子很认真,明白了她不是开玩笑,心里突然多了一层说不出的味道,这味道他不知是幸福还是痛苦,只好拔腿就走,快速逃离现场。
  他害怕别人看见,那样会造成更多更大的伤害。
  王小丽蹲了下去,手捂着脸,暗然泪下。
  41
  什么话都说的人是什么事都不能做的人。——拿破仑
  干部股长对中尉的第一印象挺不错的。他离开通信站,去机关任职的时候,就听说了中尉的一些故事,知道新来的继任者是外单位调过来的,据说非常年轻,很优秀,进步快,而且还是美女。当干部股长在机关办公楼前第一次看到中尉时,惊叹眼前的女军官比传说中或者说想像中更年轻,更漂亮。
  干部股长亲自送中尉去通信站报到。他们坐在政治处的那台旧吉普车上,一路上谈天说地,当兵的经历,做思想政治工作的体会,特种大队的一些生活趣闻,通信站建设的方方面面,他们交流了许多,谈得也很愉快。
  干部股长记忆犹深。
  但后来因为两件不愉快的事,干部股长完全彻底地改变了对中尉的看法,不但不再喜欢这个年轻的女军官,甚至很厌恶,很仇恨。
  具体是两件什么样的事呢?说来话长。
  第一件事就是一个战士入党的问题,干部股长亲自给中尉打了招呼,说清楚了这个战士不同寻常的背景,甚至明确地说出了是某重量级领导亲自出面委托他打这个电话的,可中尉最终通过民主测评等一系列活动以这个战士的现实表现不够突出为由,否决掉了干部股长的提议,让干部股长的电话变得没有任何价值....干部股长给领导解释了半天,领导开始还挺热情,但听到干部股长绕来绕去,讲了半天的理由,最后领导没等干部股长说完,便挂了电话。干部股长听着电话那端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仿佛坠入万丈深渊里...
  第二件事是干部股长离开通信站两个月后,拿回一叠发票要报销,加起来还不到三千元,可中尉看了看发票的内容,说不符合报销的规定,硬是没有给干部股长报销。干部股长当着中尉和站长的面,把票撕了,掉头就走。站长追了很远,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干部股长十分气愤地说:“站长,我和你曾经是搭档,我对你没有意见。我们仍然是好兄弟。但我对你现在的搭档,意见可大了!你转告她,江小莉,她会为她愚蠢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站长回来把干部股长的话转告了中尉,并劝中尉应该采取补救措施,负荆请罪,不要与干部股长叫板,否则后患无穷。
  中尉平淡地说:“我是党员,我就按党章办事。”
  站长听了,没有再说什么,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
  干部股长心想,自己堂堂的一个股长,而且是管干部工作的干部股长,江小莉只是一个小小的基层指导员,有多少工作要在自己的指导下开展啊?个人进步全要经过干部部门啊,可她居然不把他这个干部股长放在眼里,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岂不是自掘坟墓?
  来通信站的乡村公路上,来了两台军车,一台迷彩吉普车,一台白色中巴车。远看就知道,前面那台吉普车是刘副政委的猎豹,后面的中巴车是机关公用车。显然易见,安家工作情况检查组来了!
  检查组来了!
  检查组来了!大家立即各就各位,如临大敌,马上安静下来,埋头工作。
  列兵在岗位上,整了整衣衫,倍加精神抖擞。
  站长和中尉也整了整衣冠,笑容可掬,迎接检查团。
  刘副政委的车猛的一脚急刹车,在站长和中尉的跟前停了下来。
  站长和中尉立即上前敬礼,站长给刘副政委开车门,让领导下车,并陪着刘副政委往通信站临时会议室走。
  中尉往后走,与中巴车上下来的机关干部一一敬礼与握手,相互之间很客气,问寒问暖。干部股长下车了,中尉同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把手伸了过去,可干部股长装作没有看见,没有与中尉握手,径直走了。中尉的笑容僵化了一瞬间,然后若无其事的保持着微笑。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她想不到干部股长这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5 , Processed in 0.092101 second(s), 21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