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7|回复: 0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55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列兵马上站了起来,做了一个要跳海的动作,然后坐了下来说:“伤心啦!我要去跳海,也没有人劝阻,世态炎凉啊!”
  三个女人笑了起来。
  黑衣姑娘问列兵:“你到底是留长一点还是短一点?”
  列兵说:“短一点吧,免得不久又要理发。”
  中尉说:“太短了,丑死了。留长一点,没那么丑!”
  列兵说:“你刚才不还要我理光头吗?”
  中尉说:“你刚才不还要跳海吗?”
  列兵说:“尊敬的指导员同志,我现在不知要听你哪一个指示了。”
  中尉说:“周卓然,我告诉你,只要是江小莉讲的话,哪怕是梦话,你都要听,都要好好地听,虚心地听,耐心地听,老老实实地听,都要坚决落实!知道吗?”
  列兵说:“小的明白!”
  中尉笑了。
  两个理发师也笑了。
  中尉掏出手机,翻到一条短信息,让列兵看看:老公手则:不许和我耍酷,不许让我吃醋,吵架时要让步,生气时要挺住,没事多送礼物,购物要给补助,手冷要给我捂,累了背我走路,睡觉帮我数数。
  列兵笑了起来,中尉说:“周卓然,你做不做得到?”
  列兵高兴地说:“没问题。”
  列兵关掉信息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个他不愿意看到的名字:刘副政委。
  列兵想看个究竟,中尉的手机里有好几条刘副政委发来的短信息。
  中尉把手机抢了过去。
  列兵心里很不是滋味……情绪一下子坏了起来。
  中尉没说什么,刚好头发理完了,她站起来拍掉身上的碎发,在镜子前反复照了照,感觉还满意,这个“白天鹅”的理发技术还不错,毕竟在大城市工作过的。
  中尉一边掏腰包一边问白衣姑娘:“多少钱?”
  白衣姑娘说:“十块钱。”
  中尉指了指列兵说:“加上他的。”
  白衣姑娘说:“总共十五块。”
  列兵对着镜子里的中尉说:“你先走,我付就可以了。”
  中尉说:“你有多少钱啊?算我请你了。”
  白衣姑娘说:“这样的好领导到哪里找啊。”接过中尉交过来的钱,把钞票的角烫平,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钱放进柜子里。
  中尉走了。
  列兵坐在椅子上,继续理发,想起刚才看到的几个字——“刘副政委”,突然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黑衣姑娘找他说话,他也一言不发,心不在焉!他的头脑里此时只有一个人,一个对他来说十分可怕的人,那就是刘副政委!
  40
  当你爱上他的时候,你会从心里崇拜他。——显克维奇
  中尉走了一会儿,王小丽探头探脑地走了过来。她看见列兵在理发店里,她的心似乎一下子踏实了许多,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然后理直气壮地坐在列兵的旁边,中尉刚坐过的那张椅子上。
  王小丽高兴地说:“卫生员,你也在理发啊,你请假了没有?”
  列兵看着理发镜里的王小丽说:“没有。”
  王小丽说:“没有请假,你也敢来地方理发店理发?”
  列兵笑了笑说:“这有什么不敢的。”
  王小丽说:“你牛!牛皮的牛!”
  列兵说:“你请假了没有?”
  王小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也没有请假。”
  列兵说:“那你更牛。”
  王小丽高兴地说:“为什么说我更牛呢?”
  列兵说:“因为刚才指导员也在这儿理发,我不小心碰到,顺便向她请了假了。”
  王小丽说:“江指导员是你同学,你们又是老乡。你不请假也不要紧。碰到站长,你就死定了。”
  黑衣姑娘不解地问:“你们理发还要请假的吗?”
  列兵说:“我们平时是不允许到地方理发店理发的。只能在家里你帮我理,我帮你理。既节约了个人开支,又增进了彼此的团结和友谊。”
  白衣姑娘说:“部队还有这样的规定啊?要是这样,我们理发师岂不要失业了?”
  王小丽说:“那是的。”
  列兵说:“王小丽,你厉害啊。”
  王小丽莫明其妙,反问:“我厉害啥?你说话怎么不着边际呢,晕。”
  列兵说:“你厉害!你牛!牛皮的牛!站长都不敢批评你了。”
  王小丽说:“晕死。批评得我还不够狠吗?董彪董彪,就是喜欢飙!”
  列兵说:“站长那天晚上向你道歉了,是吧?众所周知,站长批评下属,从来不道歉的,你开创了他的历史先河啊。我们可爱的通信员同志也想学你,结果又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闹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王小丽说:“不要说你们那个通信员了。我看到他就烦。”
  列兵不解地问:“烦什么?”
  王小丽激动地说:“他动不动就写一首诗,动不动就弄个什么小礼品给我。让我烦死了。我早就告诉他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
  列兵说:“他写什么诗啊?”
  王小丽说:“啊哟,别说了,你是云,你是雨,你是我守望的小树……”
  列兵说:“你是风,你是电,你是我追寻的心灵旅店……”
  王小丽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呢?”
  列兵说:“通信员经常在我们面前吟诵,想不到原来是为你创作的!”
  王小丽说:“我压根儿不喜欢这种男孩子!假斯文,文绉绉的,让人起鸡皮咯嗒!”
  列兵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王小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看镜子里的列兵,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男孩子。”
  列兵笑了笑说:“王小丽,你涮人的水平很高的嘛。幸亏了解你,不然激动得几天几夜不要睡觉了。”
  王小丽说:“你了解我?听说你做梦都呼喊我的名字,是不是真的啊?”
  列兵说:“太夸张了吧。谁说的啊?”
  王小丽说:“这,你就不要问了。”
  列兵说:“肯定是我们站部的人,不是文书,就是通信员。”
  王小丽说:“我说过了嘛,这你不要问了。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梦到过我?”
  列兵连忙摇头。黑衣姑娘连忙一只手按住列兵的头,忙说:“你的头不要动,不然理不平了。”
  白衣姑娘说:“男子汉要敢作敢当。不要不敢表白,错过了机会。一句古诗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莫使无花空折枝!”
  王小丽说:“我是女孩子,我对别的事都胆小,但我对爱情的追求,我一定要胆大包天!”
  列兵的脸都红,激动地说:“我真的没有。你们女兵是不是经常拿男兵开玩笑啊。”列兵听文书说过,曾经常有女兵拿男兵开涮,骗吃骗喝,最后还让男兵出大洋相,遗臭万年。
  王小丽笑着说:“开什么玩笑!我说真的,你不相信,是你的事。我有什么办法呢。”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更让人捉摸不定,反而不知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了。
  列兵说:“你说吧,我有哪一点值得你欣赏的?”
  王小丽微笑着说:“第一次见到,你走进通信站的那天,我就感觉你与众不同。”
  列兵腼腆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
  王小丽说:“你的样子很酷。”
  列兵说:“哪里的话。我记得第一天走进通信站的大门,我的头就大了,怀着满腔热血,报效祖国,想不到现实中的部队与影视中的部队生活完全两样啊!心里的落差,真是昆仑山山顶到山脚的距离!”列兵顿了顿又说:“大学校园生活是很自由的。尤其是最后一年,我们想去上课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很多同学基本上都忙于找工作,很少呆在学校里。我成天泡在图书馆里,有时也到处乱跑,突然来到部队,实行全封闭式管理,简直要了我的命啊。有同学写信祝贺我,说我放弃人民医生不做,做人民战士,思想觉悟高,光荣啊。我说有什么好祝贺的,成了光荣的一名‘囚徒’啊!”
  王小丽说:“我来当兵也是一样,最初很不适应!你知道,当个女兵不容易。我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才穿上了这套军装。没想到来到部队后,班长是个‘虐待狂’,对我们凶死了!我们简直晕死。记得新兵第一次集合,大家拿一个小板凳,坐在操场里开会,太阳很大,我们一动不动地坐着,汗流满面,眼睛都睁不开,但还得紧紧地盯着前一个战士的后脑勺,装作很认真地听,不然要挨批评啊。但我们心里叫苦连天啊,脸晒黑了,怎么办呢?”
  列兵说:“我新兵三个月没出过部队的大门。你相信吗?对自由惯了的我来说,简直是虐待!第一次听班长说,我们班将要去出公差,心里十分兴奋。按在家里时的理解,出公差就是出差,到外地去办事,心想终于可以出去透口气了。班长把我们集合起来,带着我们往工具房走,然后叫我们拿扫把,铁铲,人手一件工具。我们当时心里挺纳闷,出公差拿这些玩意儿干嘛?很不情愿地每人扛了一个家伙,齐步一二一往营区外面走。没想到还没有到大门口,班长一声‘立正’,然后把要打扫的卫生区域给我们进行了划分,命令我们快速完成劳动任务。这就叫出公差。让我当场差一点晕了过去。”
  白衣姑娘和黑衣姑娘都笑弯了腰。
  列兵说:“我在新兵期间还发生过很多搞笑的事情。但后来慢慢熟悉了部队的生活,就静下心来了,习惯了。”
  王小丽说:“你是最快适应部队生活的。站长很喜欢你。所有的战士中,只有你没挨过批评。”
  列兵说:“哪里的话,我挨的批评不少了,还被站长吹过紧急集合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4 , Processed in 0.087088 second(s), 21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