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8|回复: 0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54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衣姑娘说:“是啊。有钱不会享受,那有钱干嘛?训练辛苦,别忘按摩松骨。”
  中尉说:“我们有什么钱啊?我们拿死工资的人,只是饿不死。谁说我有钱,我就跟谁急!”
  黑衣姑娘说:“你们还说没钱,那我们就不要活了。去年听一个干部说,你们一个月有一万多块钱呢,还想要多少啊?”
  列兵说:“我们哪有那么多?”
  白衣姑娘说:“是啊。他说他一个月有一万多块钱。那个军官叫什么来着?”白衣姑娘看了看妹妹。
  黑衣姑娘说:“叫董彪,好象是一个站长,说话满口‘老子’、‘老子’的,听起来不舒服。”
  白衣姑娘说:“对对对。叫董彪。老子,老子,老子。肩膀上一条杠,三颗星。”
  列兵笑了笑说:“他就是我们站长……”
  中尉瞪了列兵一眼,责怪他不应该说这句话。
  列兵马上住嘴。
  中尉笑了笑说:“我们的工资没有那么多。”
  白衣姑娘说:“是吗?你肩膀上一条杠,两颗星,也是干部,你每个月多少啊?”
  中尉说:“两千多,还不到三千呢。”
  黑衣姑娘羡慕地说:“哦,那也不错啊。”然后看到列兵肩上一条弯弯的杠,没有星,问:“兵哥哥,你一个月多少啊?”
  列兵说:“一百多。”
  白衣姑娘惊讶地说:“你怎么只有一百多呢?”
  列兵说:“我是当兵的嘛。钱多了没地方花!”
  黑衣姑娘说:“当兵的与当官的相差这么远啊?”
  列兵看了看中尉说:“是啊。当官的就是当官的。当兵的就是当兵的。”列兵的话一语双关。中尉也听了出来。
  白衣姑娘说:“同样是人,同样在一起工作,工资悬殊乍就这么大呢,怎么生活啊。”
  黑衣姑娘说:“我就说了嘛,姐,你不要跟那个当兵的联系了,要嫁就要嫁一个当官的。”
  白衣姑娘笑了。
  中尉说:“你们两姐妹对军人有兴趣?”
  黑衣姑娘说:“我们从小就挺崇拜军人。我姐找了一个士官,谈得火热呢。”
  白衣姑娘腆腼地说:“妹,你乱讲什么呀。”
  列兵说:“是哪个部队的啊?”
  黑衣姑娘说:“是一个装甲兵,开装甲车的。”
  列兵和中尉知道了,他们所讲的这个战士不是本部队的,于是没再追问。
  白衣姑娘说:“我以前还分不清当官的与当兵的,没想到他们之间有这么大的差别。我以为,穿军装的都是军人,都是值得我崇拜的人。这样说来,我真不知怎样与他继续保持联系……”
  列兵不高兴地说:“这怎么啦,当兵的,就不行吗?”
  黑衣姑娘说:“当兵的,肯定不行,嫁给他一辈子受苦受累,还有什么指望?”
  列兵听了心里很不舒服,打心底里开始鄙视她们。
  白衣姑娘说:“我以前在深圳龙岗区打工。我在一个发廊里学理发,感触太深了。没钱,就是不行。没钱,就没有人格。”
  中尉不以为然地说:“没钱,就没有人格?没钱与人格有什么关系啊!”
  黑衣姑娘说:“没钱,真是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有钱的感觉,有时候并不只在于身体的感受,更多的时候在于它给人精神上的满足,有钱就是成功,有钱就有尊严,有钱就是上等人,有钱就少受白眼。”
  列兵气愤地说:“金钱不是万能的……”
  白衣姑娘打断列兵的话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万万不能。”他们似乎要展开激烈的辩论了。
  黑衣姑娘说:“我们村支书说,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在这个社会,没钱,真是寸步难行。我体会太深了。比如我们平民百姓,酒楼可以不去,歌厅可以不去,但医院不能不进,生病了谁都得治啊,但是有钱和没钱,在治病救人的问题上差距就大得不得了。”
  白衣姑娘说:“有钱,就可以使一个即将要死的人,继续活着,长命百岁;没钱,使一个生命力其实很旺盛的年轻力壮的人,也得死!”
  列兵不相信地说:“是吗?”
  黑衣姑娘难过地说:“我父亲就是因为没钱,死得很早,死的时候,年仅42岁。”
  中尉关心地问:“怎么啦?”
  白衣姑娘说:“我父亲得了肾病,按现在的医疗水平,完全可以治好,只要有钱治疗。可是我们没有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说着说着,白衣姑娘的眼睛湿了,她想起了父亲垂死挣扎渴望活下去的眼神,想起了父亲痛苦的呻吟声。那眼神与呻吟声时常出现在她的梦中,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每想起这些,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掉眼泪。
  黑衣姑娘说:“我们两姐妹发誓,一定要赚钱,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来改变命运。”
  白衣姑娘说:“尽管我们赚更多的钱,也挽救不回父亲的生命了,但我们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黑衣姑娘说:“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白衣姑娘说:“不知你们看过著名作家史铁生的一段文字没有,每一次读这段文字的时候,我伤心欲绝。史铁生也得过肾病,不得不以血液透析维持生命的感受时,史铁生说,‘透析的费用之高是很少有人能自力承担的,幸而我得到了多方支援,否则不堪设想。否则会怎样?一是慢慢憋死(有点儿钱),二是快快憋(没钱)。但憋死的过程是一样的残酷——身体渐渐地肿胀,呼吸渐渐地艰难,意识怪模怪样地仿佛在别处,四周的一切都仿佛浸泡在毒液里渐渐地僵冷。但这并不是最坏的感觉,最坏的感觉是:人类已经发明了一种有效的疗法,只要有钱,你就能健康如初,你就能是一个欢跳的儿子,一个漂亮的女儿,一个能干的丈夫或是一个温存的妻子,一个可靠的父亲或是一个慈祥的母亲,但现在你没钱,你就只好撕碎了亲人的心,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一分一秒地撕,用你日趋衰弱的呼吸撕,用你忍不住的呻吟和盼望活下去的目光撕,最后,再用别人已经康复的事实给他永久的折磨。谁经得住这样的折磨?是母亲还是父亲?是儿子还是女儿?是亲情还是宏博爱愿?’”白衣姑娘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黑衣姑娘也哭了。
  列兵和中尉一下子明白她们为什么对钱如此渴望了,对她们偏激的观点也表示了理解和认同,她们并不是天生的拜金主义者,而是残酷的生活逼迫让她们的眼睛只能盯着那个东西。有那个东西就有一切,没有那个东西,就没有一切。生活有时候是无比现实和残酷的,不能有半点理想主义。
  白衣姑娘说:“所以,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努力赚钱,实在赚不到钱,我也要嫁一个有钱的人。”
  列兵一方面同情她们的苦难遭遇,另一方面又担心她们走进了另一个极端,走火入魔了,可又不知如何劝说她们,只是说:“有理想,有抱负。”
  黑衣姑娘看着姐姐说:“所以说,姐,你不要再与那个当兵的联系了。请这个女军官给你介绍一个男军官!”
  中尉说:“好啊。”
  白衣姑娘笑着说:“那我先说一声感谢了。”
  列兵说:“嫁个军官,你就幸福了吗?”
  黑衣姑娘说:“嫁个军官,不一定幸福,嫁个战士,百分之百不幸。”
  中尉说:“话不能这么说……”
  黑衣姑娘说:“那绝对是真的。你想一想吧,你是军官,你愿意嫁给一个战士吗?你嫁给一个战士,你的未来还有什么指望?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中尉看了看列兵,一语双关地说:“我愿意啊。只要这个战士有出息。”
  列兵笑了。
  白衣姑娘说:“你说的很轻松。只要这个战士有出息!只要这个战士有出息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潜台词就是,他就不会永远是一个战士,他就会提干啊,就会当军官啊,就会做生意,就会当大老板啊。说到底,你还是要嫁给一个有作为的人嘛,嫁给一个强者嘛,嫁给一个有出息的人嘛。反过来说,说到底,你还是不愿意嫁给一个普普通通的战士嘛。”
  中尉听了后,真不知该说什么,想不到姐姐有一张这么厉害的嘴巴!
  列兵说:“你们说的都对,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真正超脱世俗的爱。”
  中尉转头看了看列兵说:“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列兵说:“没什么意思!”然后对黑衣姑娘说:“头发不要剪得太短了,留长一点。”
  中尉说:“给他理个光头。”
  列兵说:“理个光头就不好了,认识的人知道是个兵,不认识的人远看以为是和尚,近看以为是劳改犯。”
  中尉说:“黑天鹅,你就给他理个光头!让他当和尚。”
  列兵说:“不要听她的。留长一点吧。长一点,潇洒!”
  黑衣姑娘说:“兵哥哥,你留什么发型都很帅。因为你长得帅!”
  中尉开玩笑说:“黑天鹅,你说他长得帅,我就把他介绍给你了!”
  黑衣姑娘说:“那怎么行呢?”
  列兵也开玩笑说:“为什么不可以呢?”
  白衣姑娘说:“因为你是一个战士!”
  中尉哈哈大笑。
  列兵脸红了,想不到如此优秀的一个大学生战士,连村姑都看不上哩。列兵叫了起来:“我的天啦,你们要打击人,也不能如此直接吧?你们告诉我,哪里有楼?我要跳楼去。”
  黑衣姑娘笑着说:“我们这里穷,没有高楼。”
  列兵说:“哪里有海,我要跳海去。”
  中尉说:“到处都有海,你去跳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5 , Processed in 0.088413 second(s), 21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