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2|回复: 0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53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53节
  中尉说:“让他表现一下吧!通信员你说呀。”
  通信员搔头摸耳,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我还没有想好……”
  三人哈哈大笑。
  中尉说:“还有另一个任务,你们代表班排,一人写一篇,《决心书》,《挑战书》,《应战书》。”
  列兵说:“我写《决心书》。因为我决心大。”
  文书说:“我写《挑战书》。因为我喜欢挑战。”
  通信员说:“那没办法了。我写《应战书》。因为我被迫应战。”
  文书找来刘副政委的笔记本,打开一看,心里凉了半截:刘副政委的字呀,弯弯扭扭的,堂堂的一个哲学硕士研究生,写出来的字还不如普通小学生。
  通信员看了就乐了:“什么是特色,这就是特色!别人无法模仿!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刘副政委的字体!就象毛主席的字,几人能模仿?这就是一种境界!大书法家啊。”
  文书听通信员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
  折腾了一整天,对联与标语全贴了出来。这里几乎成了刘副政委的“书法展”。这些标语对联啊,粗略一看,要说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简直比村民们写的广告还差,但如果硬是当作艺术品去看,还真是很有特色,很有个性。
  通信站所有官兵看了后都说好,除了站长没有发表意见。
  此时,一个穿着蓝色长袍,戴着蓝色道士帽子的人赶着几条大大小小的猪过来了。他就是大湖村赫赫有名的王疤子!他看见了这些对联大呼:“啊哟哟,好哟,好哟,好哟。”
  通信员不了解这个怪人,但听到对方如此欣赏自己的创意,心里挺开心的。
  王疤子说:“啊哟哟,小同志哟,想不到你们部队真是藏龙卧虎,有这么多人才哟。”
  通信员高兴地说:“是吗?有什么人才啊?”
  王疤子说:“啊哟哟,想不到你们部队还有这么好的书法家!我太佩服了。”
  通信员说:“这是我们领导亲自写的。很大的领导。”
  王疤子说:“啊哟哟,是吗?能不能请他给我写几个字哟。”
  通信员说:“可以啊。只是他现在不在这里。你要写什么字?”
  王疤子说:“啊哟哟,我哟,想请他写一副广告,八个字:特制土泡,不喝傻冒!”
  通信员明白此人有些不对劲了,不平常,见他赶着这么多猪,便问:“老人家,您的猪卖到哪儿去啊?”。
  王疤子说:“不卖!不卖!我在蹓猪!蹓猪!”
  通信员一头雾水,只听说过蹓狗蹓猫,蹓猪可还是第一次听说。通信员不知该说什么。
  此时,王疤子的猪到处乱跑,王疤子喝令道:“张四、李五、王六麻子……”猪没有任何反应,王疤子骂道:“啊哟哟,你们这些蠢东西,就是不争气!没有‘李半仙’家的杂种狗懂事!我比‘李半仙’聪明,你们却比他们蠢笨,啊哟哟,气死我了,啊哟哟,不知教了多少遍了,啊哟哟,就是不争气,啊哟哟……”
  王疤子追赶他的猪去了。
  通信员看着王疤子远处的背影自言自语:“高人!高人!高,实在是高!”
  通信员继续欣赏这些对联标语,自我陶醉。
  不一会儿,李半仙牵着他的“张三、李四、王五麻子……”过来了。他看到这些新张贴出来的对联和标语,仔细地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大声说:“啊呀呀,好呀,好呀,好呀。”
  通信员笑了。刚走的那个人神经兮兮的,现在来的这个又神经兮兮。通信员仔细一看,这个人也穿着长袍,戴着道士帽子,连说话的口气都很相似,一个“啊哟哟”,一个“啊呀呀”,都赶着一群牲畜,蹓啊蹓……
  通信员没有说话。
  李半仙兴奋地说:“啊呀呀,小同志呀,想不到部队真是藏龙卧虎,有这么多人才呀。”
  通信员更加奇怪了,他们说话的内容怎么也会如此雷同呢,便问了一句:“什么人才啊。”
  李半仙说:“啊呀呀,看不出来呀,看不出来呀,部队还有这么厉害的书法家!李某佩服,佩服。”
  通信员说:“这是我们首长写的。”
  李半仙高兴地说:“啊呀呀,是吗?是董彪吗?董彪的字写不了这么好吧。李某人能不能请他给我写几个字哟。”
  通信员心里嘀咕:你也要写字?口里说,“写什么字?”
  李半仙说:“啊呀呀,李某人真想请他写一副广告,八个字……”
  通信员说:“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要写哪八个字。”
  李半仙迷惑不解,不相信地问:“你知道?”
  通信员大声地说:“特制土泡,不喝傻冒!是不是?”
  李半仙很不高兴地说:“啊呀呀,那是王疤子家的广告!他是猪!他是猪!李某人的怎么和他的一样呢。他太俗套了,太没品位了……”
  通信员饶有兴趣地问:“那你要写什么广告?”
  李半仙摇头晃脑,阴阳怪气,一字一顿地说:“神——仙——算——命,不——算——没——命!”。
  通信员惊叫了一声:“啊?我的天啦!”差一点吓晕了过去。
  39
  金钱并不像平常所说的那样,是一切邪恶的根源,惟有对金钱的贪欲,即对金钱过分的、自私的、贪婪的追求,才是一切邪恶的根源。——纳?霍桑
  站长带领部队把驻训点周边的杂草杂物全部清理干净,把各个房间里的内务秩序作了一个统一,高标准设置好。尤其对女生宿舍,站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该有的东西一件不能有,不该少的东西一件不能少,所有的化装品、香水什么的,统统收藏进个人的背包里,不允许摆放出来,就是刘副政委赠送的防晒霜,也不能例外,绝不允许像平时一样,摆放在床头。
  站长说,床板上面铺席子,席子上面摆放被子,被子上面摆放帽子,被子长35厘米,宽28厘米,高20厘米,帽子的前檐与被子前边平齐。站长规定得非常仔细,然后要求每一个房间严格按这个标准执行。
  站长带领几个战士在中尉架设的文化长廊前,还铺上了鹅卵石,用石灰标出了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小径通幽,别出心裁。他们还在女兵宿舍前搭设了一个小凉亭,搬来了几块石头,做成简易的凳子,中间摆放一个石桌子,亭子其中的两个柱子上贴有刘副政委“写”的对联:“热浪滔滔龙腾虎跃只争朝夕,凉风习习心旷神怡备战明天”,横联是:“时刻准备着”,驻训点一下子光亮了很多,加上地理位置“依山傍海,风景优美”, 还真有点儿看头了。
  站长和中尉都满意地点了点头。
  中尉见硬件设施差不多了,再折腾也折腾不出一个什么名堂,毕竟“麻布袋绣花——底子差”,于是要求大家在软件上做进一步的准备,例如每个官兵在检查前理一次发,剪掉长指甲,穿干净的军服,熟悉常规知识等等,要求滴水不漏。站长进一步对大家提出要求,并亲自把检查那天的岗哨定了下来,要求挑一个“明白人”,不能选“二百五”站岗,不能再让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领导了。
  站长选的这个“明白人”就是列兵,他对他很有信心。中尉对搭档的这个决定十分支持。他们两个主官在对列兵的欣赏和器重上,出乎意料地保持高度一致,英雄所见略同。
  通信站立即进行了全民理发,为安家工作大检查做全面细致的准备。
  列兵见通信站互帮互助理发的人太多,排成了长龙,便走到野天鹅理发店门口,碰巧见中尉在里面理发,列兵紧张兮兮地掉头就走,中尉在镜子里看到了列兵,连忙回头叫道:“周卓然,你干吗?”
  列兵站住回答:“想理发。”
  中尉问:“想理发?怎么转头就走呢?”
  列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指导员,我没有请假。”
  中尉笑着说:“难怪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一样。我特批你啦,坐。”中尉手指着旁边的椅子,示意列兵坐下。
  理发店不大,同时只能接待两个顾客,是由两个小姑娘在经营打理。一个是师傅,穿白衣服,另一个是徒弟,穿黑衣服,她们是两姐妹,穿白衣服的是姐姐,穿黑衣服的是妹妹,是大湖村有名的姐妹花。
  列兵见中尉同意他在这儿理发,兴奋地说:“谢谢指导员。”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笑逐颜开,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很酷的POSS,然后对中尉说:“很酷吧。”
  中尉说:“裤!短裤的裤!”
  列兵说:“没欣赏水平。”然后对两个小姑娘说:“你们的名字叫野天鹅理发店,谁是野天鹅啊?”
  白衣姑娘笑着说:“我是白天鹅。”
  黑衣姑娘说:“我是黑天鹅。”
  列兵说:“谁是野天鹅啊?”
  白衣姑娘说:“我们两姐妹都是野天鹅啊。野的意思你不懂吗?”
  列兵说:“野,是狂野,不拘不束,自由自在的意思,对吗?”
  黑衣姑娘说:“不对。是我们还没有男朋友,名花无主!”
  中尉笑着说:“这就是你们野字的意思?”
  白衣姑娘说:“是啊。”
  中尉说:“有意思。让我大开眼界。看你们的长相,你们是两姐妹吧?”
  黑衣姑娘说:“是的。她是我姐姐,也是我师傅。”说完,走到列兵的椅子后面,笑容可掬地问:“兵哥哥,要先洗头吗?”
  列兵笑着说:“不用那么复杂!当兵的,洗什么头。剪短一点就可以了。”
  白衣姑娘说:“你们当兵的,很有钱啊,要学会享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5 , Processed in 0.101665 second(s), 21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