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3|回复: 0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 第4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4节
  只有两个战士不但不担心,还特别欢迎这个新指导员的到来,因为她身怀绝技而十分高兴。这两个战士一个是列兵,他高兴自然不用细说,可以天天看到心爱的人儿了,有其个人目的,而且动机有些不纯;另一个就是通信员赵朝荣,这个广西籍的一级士官,他也很高兴新指导员有这么好的功夫。通信员是通信站有名的秀才,经常在军内外报刊上发表一些小“豆腐块”,还是几家报社的特约通信员。他高兴是因为抓了一条“活鱼”,可以好好地写一篇稿子了,既可以宣扬通信站,也可以算给新来的指导员一份见面礼。他对谁来当指导员都持欢迎态度,他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脾气,但不要紧,关键是要摸清他或她的脾气,摸清他或她的爱好,对症下药,投其所好,走进他或她的潜意识里面去,走进核心圈子里面去,让领导把自己当作自家人,这才是最重要的。谁来当领导都一样,都会说相类似的话,意思相近的话,因为很多话不是因为他或她的性格学识决定的,而是他的位子决定的。就像现在每一个领导一开口就讲“三个代表”一样,从中央首长至下面的基层干部,都是如此。不这样行吗?肯定不行。所以,通信员从来不担心谁来当指导员,因为指导员是一个职务,谁来担任都是一样的,该说什么话的时候,张三李四王五都会说同样的话,只是有些细节上的不同而已。中国人历来是屁股决定脑袋,坐在什么位子上说什么话。就拿文书张学富来说吧,以前在班排还没有当文书的时候,经常到站部来出公差,出的次数多了,依然没有给他下命令,他就牢骚满腹,时不时讲几句怪话,发几句牢骚,工作也不是很积极,一天命令下了,他说话完全不同了,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责任心也强多了。人嘛,可能都是这德性。通信员尽管只当了四年兵,在部队的时间还不长,但以前在家里就懂得了许多,他的老爸是一镇之长,亲眼看见许多人来他家里问寒问暖,送东送西,千方百计讨好他老爸,讨好这个一镇之长。镇长一点小感冒住院才两天,鲜花补品一大卡车,满屋子都堆不下。他亲眼看见过让他老爸高兴的人,都混得比较好,要什么有什么,趾高气扬,跟他老爸作对的,十个有九个没有好下场,度日如年。他在部队也看到了一些类似的现象。老指导员当干部股长去了,他是怎么玩起来的,通信员也很清楚,甚至还出过一臂之力。老指导员没有多少可圈可点的地方,工作平平,没有特色,甚至可以说思路还不清晰,当了三年指导员,怎样发展党员的程序都没弄清楚,没弄明白,没有亲自备过课,也很少亲自上课,但这个同志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重视新闻报道,喜欢出名挂号,他花很多心思想一些花花点子,做些表面文章,迎合领导的口味,竟然年年评为“优秀指导员”、“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基层干部”,今年提拔当了股长。在老指导员的指导下,要求下,说得更准确些,是在老指导员的强迫下,通信员经常通宵赶稿子,第二天不顾旅途劳苦匆匆往报社送稿,然后苦苦等待直到稿子登报,才能松一口气,任务才算完成。当然老指导员并非一无是处,他对通信员的照顾也是很周到的,尤其是到报社去送稿子,他非常大方,想方设法超额给通信员报销所有的费用。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很不容易的,也是难能可贵的,也应该满足了,死心塌地地去干活了。有的领导却只要马儿跑,不给马儿吃吃草,跟那样的领导做事,才知道什么叫痛苦,什么叫无奈。
  通信员觉得这一次可以写一篇好稿子了,至少不要胡编乱造了,有真实的素材,自己在第一现场,亲眼所见,写起来底气都足些。
  熄灯号吹了,通信员躺在床板上,还特别兴奋,心里开始打腹稿,心想这篇稿子一定要写好,写出水平来,让中尉瞧瞧,更要让她满意,让她高兴。让她高兴了,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通信员想稿子如果写得好,报社感兴趣,说不定还会做深度报道,挖掘更多的东西出来,那就太好了!这并非不可能,并非痴心妄想。现正在大力宣传科技大练兵,掀起训练新高潮,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下,中尉是怎样练出了这一绝技的呢,就大有文章可以做!毫无疑问她吃过了不少苦,流过了不少汗,付出过常人没有付出过的东西!对不对?这一切的背后肯定有很多鲜为人知的东西,肯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通信员越想越兴奋,越想越睡不着。如果能全部挖掘出来,材料多了,连续报道,写一个系列,不就成为重大科技练兵典型了吗?那这份礼就大了,沉甸甸的有份量了!将来自己在通信站的日子就更潇洒了。通信员在床上坐了起来,巴不得马上动手写,先整则消息,但一看表,快一点钟了,夜深人静,睡在对面床铺上的文书已经打鼾了,死猪似的,通信员不好意思再开灯,慢慢地又躺了下去,轻轻地翻了一个身子。
  月光如水,从窗口流进来,夜静悄悄的。
  不知什么时候,通信员睡着了,也许是太累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中尉表扬他,说他的文章写得好,要求通信站所有的官兵都好好地读一读!
  第二天出完早操后,中尉回房间,通信员在后面跟着,把昨晚想了一晚的意思讲了出来,他想采访一下中尉,了解更多的东西。当然,他没有讲他梦见她表扬了他。
  中尉一边走一边听他讲,也没有停下脚步,似乎没有多大兴趣,通信员不得不在后面跟着。走到房门口,中尉摇了摇头说:“这点小本事不足挂齿。你不要写。”说完,从头上取下作训帽,随意一丢,帽子像飞碟一样向衣帽架飞过去,不偏不斜,正好落在衣帽架的中柱上,帽子还在继续转动,慢慢地才停了下来。
  通信员看得目瞪口呆,高兴地说:“这还是小本事呀?简直太神了!指导员,您是怎么练出来的?请告诉我,让我好好写一写。行么?我对您太佩服了。”
  中尉说:“我说了,这没什么。”
  通信员还不知道中尉的真实意思,便说:“指导员,您真是谦虚。我要有您这样的本事就好了。跟您报告一下,我是几家报社的特约通信员,我写的稿子定能登出来。去年,我的一篇稿子还获得了广东省好新闻奖。”
  中尉看了通信员一眼,像打量一个陌生人,又像需要重新认识似的,然后点了点头说:“是吗?不错。”
  通信员以为中尉感兴趣了,不无得意地说:“是啊,我是《南方都市报》、《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的特约通信员,部队内部的《解放军报》、《政治指导员》杂志、《战士文艺》也经常发表稿件……”
  中尉说:“那不错呀。多写多练,多发表点东西,让我好好拜读一下你的作品。”
  通信员说:“不敢当,不敢当,请指导员多多斧正,多多指教。我想给您写点东西。杀猪这个事是小事,从新闻价值这个角度来说,此事本身没有多大意义,但换个角度,新闻价值可大了!”
  中尉对新闻报道不内行,部队的新闻胡编乱造的多了,她连军区的报纸都不愿意看,对上面登的一些东西甚至很反感,但听通信员说新闻价值,她倒想听听他的见解,如何换个角度,如何体现新闻价值。所以中尉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听他细细说来。
  通信员见中尉上路了,心里有些高兴,兴奋地说:“我们换个角度,飞刀杀猪这个事只做一个新闻由头,重点写您是怎样练成这身功夫的,这就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了,很有新闻价值!现在科技大练兵,在这样的环境里您练就了这么一身真功夫,我相信这背后肯定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很多感人的故事了,这对全区的部队有很大的教育和指导意义。所以要在部队的报纸上登出来,一点问题也没有。”
  中尉笑着说:“秀才就是秀才,不愧是我们通信站的笔杆子。”
  通信员开始有些得意,认真地说:“指导员,就耽误您两个小时,好好地给我讲一讲吧,我相信肯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中尉说:“你真的想听吗?”
  通信员认真地点了点头,把早准备好了的笔和《采访本》拿了出来,准备认真记录。
  中尉说:“真的没什么。不过,既然你想听故事,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通信员高兴地又点了点头,笑容满面。
  中尉说:“康肃很会射箭,百步穿杨,‘当世无双,’他自以为了不起,‘尝射于家圃。’有一卖油翁看见了,康肃射箭‘十中八九’,但卖油翁不以为然,康肃问他:‘汝亦知射乎?吾射不精乎?’卖油翁回答说:‘无他,但手熟尔。’康肃很生气地说:‘尔安敢轻吾射?’卖油翁说:‘以我酌油知之,’于是取一个葫芦置于地上,以一枚铜钱覆盖其口,用一杓油慢慢地倒进去,‘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并说:‘我亦无他,惟手熟尔’。这是我们小学课本上学过的一篇文章《卖油翁》。我有这点小本事,也是卖油翁的那句话——‘无他,但手熟尔。’”
  通信员认真地点了点头。
  中尉继续说:“我父亲是一个职业军人,我从小在军营长大。小时候有一个坏习惯,喜欢乱丢东西,经常把屋子里弄得盆朝天,碗朝地,父亲很不喜欢。他是军人,喜欢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尘不染。为此我经常挨父亲的批评,他也老是强迫我收拾屋子,把东西摆放好,我反抗,在收拾东西时,总是用投掷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没想到,慢慢地,我对投掷这个动作产生了兴趣,还当作了一种爱好。仅此而已。”
  通信员听的东西与自己期待的有些出入,不免有些许的失望,但还是很高兴,中尉能把过去的一些东西告诉自己,说明他与中尉的距离近了,要走进她的潜意识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任何事都需要过程。通信员说:“那好吧,我先去整一整,整好了之后再给您审定。”
  中尉说:“你不要写了。我最不喜欢出名挂号。你多写写单位,多写写别的同志。”
  通信员还想坚持,中尉说:“我不想上报纸,不想出名挂号!这是我的爱好,希望你能尊重!”话说到如此地步,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通信员也只好作罢,放弃写这篇稿子的计划,心里不悦,脸上赔笑地向指导员告辞就走出了她的房间。
  通信员想,人真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爱好。男人有千万种,女人也有千万种。老指导员是多么地希望自己的事迹在报纸上登出来呀,可眼前的这个“灭绝师太”却不感兴趣。她的兴奋点在哪儿呢,怎么样才能让她高兴呢,通信员在心里对自己说,得好好琢磨琢磨。
  中尉祖籍湖北随州,但从小在福建漳州某军营长大,她应该具有湖北人和福建人的双重特点。通信员一想到这里,他想起了列兵,列兵不是福建漳州的吗?问一问列兵,漳州人有什么特点,有什么风俗习惯。
  通信员没想到这一问,列兵竟然跟中尉是高中同学,并爆出猛料:中尉曾经去西班牙斗过牛!
  通信员怎么也不相信,可列兵拍着胸部说:“这是真的!我没骗你!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因为当初我也不相信,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真的!她飞刀杀死‘面霸’,如果你没有亲眼看见,我告诉你,你会相信吗?你同样不会相信!所以说,我们总是用平常人的眼光看英雄,自然会把英雄也看成平常人。人都有这样的一种心理,自己不行,认为别人也不行。”
  通信员觉得列兵的话也有道理,便详细地问了问斗牛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对中尉更加崇拜了,觉得她更神秘更神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3 , Processed in 0.087080 second(s), 22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