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连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5|回复: 1

列兵和他的中尉女友第1节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4-11 15: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节
  (1)
  爱原来就为的是相聚/为的是不再分离/若有一种爱是永不能相见/永不能启口/永不能再想起/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孤独地/凝望着黑暗的天空。
  ——席慕容
  某通信站。
  列兵双膝跪地,一只手拿一块抹布,像只爬行动物,在指导员空荡荡的房间里来回擦地,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几个女兵堆在一起擦窗户,有说有笑,猜测新指导员哪天到位,长得是啥模样?凶不凶?哪个地方的人?叽叽喳喳没完没了。
  列兵没有搭讪。
  女兵们也不屑于跟一个新兵蛋子说话,她们是尊贵的老同志,又是部队的稀有品种,自以为高人一等。
  列兵知道她们对自己的不屑,在内心深处也瞧不起这些丫头片子!他才不像有些男兵那样把她们当成什么“宝贝疙瘩”呢。女兵怎样?女兵只是站军姿的时候胸部比男兵挺得高一些的人!
  列兵一声不吭埋头苦干。列兵也不关心新指导员来不来,凶不凶,哪个地方的人,他只想把房间打扫干净就万事大吉。列兵有自己的心事。他几次想报告站长,女朋友江小莉要来队探亲,但见站长太忙,列兵说不出口。他真的不敢也不想给通信站,给站长添任何麻烦。站长也并不是一个很好讲话的人,平时总是板着一副脸孔,很少有笑容,严肃得无以复加,通信站的官兵都怕他,更不用说自己作为一个新同志了。只是,这个任性的女朋友坚持要来,还说什么过刀山下火海也要来,不管列兵欢不欢迎。列兵想,世界上哪有这么强行探亲的呢,这不是侵略又是什么?真是不可理喻。但列兵十分清楚,江小莉说要来,她绝对会来,那不管有多远有多大困难,她都会来!因为他太清楚她的个性了。他们相识相恋也不是一天两天,虽然谈不上青梅竹马,但彼此知根知底,情深意浓。更何况江小莉在广州,列兵在深圳,两个城市的距离并不远,才一百多公里,在一张比例尺寸稍大一点的地图上,两个城市就是相邻的两个点,连在一起,就算一个人在广州,一个人在西藏某个高山哨所,山高路远,风急雨骤,江小莉说要去的话,她也做得到,而且绝对会做到。她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说到做到的人!列兵在心里叹道,江小莉啊江小莉,你也是当兵的,还是堂堂中尉了,我一个新兵蛋子在连队是什么地位,你不知道吗?你来这里一点也不方便!深圳很漂亮,但这个城市并不属于我;通信站也很漂亮,但这个单位也同样不属于我呀。列兵对中尉的强行探亲十分担忧,可是有时又有些盼望,心情无比矛盾,复杂。
  列兵与中尉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两人同桌。在一次庆祝国庆文艺晚会上,两人合唱一曲《相思风雨中》,如痴如醉,比歌曲的原唱者张学友和汤宝如演绎得还要深刻,感人,唱到情深处,两人竟然情不自禁的拥抱了好久,激起礼堂里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年轻的学子们十分惊讶,他们的学友竟敢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列兵和中尉下了舞台后,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莫明其妙,不知当时为什么会如此冲动,如此忘情,竟敢有这样暧昧的亲昵举动,这是在他们台下多次排练的过程中没有计划安排的动作。当时完全是情不得已!幸好,后来学生投票,这个节目被学校评为晚会最佳节目,还发了一个红本本——一等奖证书。老师和同学们都替他们高兴,他们自己则好长时间不敢对话,见面了心总是砰砰乱跳,像怀里揣了一只兔子;不见面,心里又空落落的,堵得慌,魂不守舍。列兵怀疑,是不是爱神已垂青于自己?中尉则很清楚,她对这个傻瓜有意思了,与他在一起妙不可言。伟大的作家歌德说得好,“哪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个妙龄少女不会怀春。”列兵和中尉从那一次起,确定了朦胧的恋爱关系。那年,他们都只有16岁,花一般的年龄。
  列兵17岁生日那天,还是像往年一样,在家里陪父母默默地度过,不欢乐也不痛苦,吃几个红鸡蛋,加两个小菜,就算过了生日,没想到中尉捧着一盒生日蛋糕来到列兵家里,让列兵甚感意外。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自己的生日,也没有告诉过她自己住在哪里。可就是在这特别的时刻,在这特别的地点,她好像突然从天而降似的出现在他眼前。他不能不惊喜,不能不感动,不能不满怀情意。列兵兴奋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中尉诡秘地说:“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列兵追问,她才说是在户籍室查到的。列兵知道,中尉老爸是县武装部长,她妈在县委工作,她家住在政府家属院里,单就从几百万人中查一个普通人的资料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列兵去过户籍室,那些小办事员们的脸色他领教过,一个个像老爷,真的是“门难进,脸难看”,好像欠了他们的债很久没有还了,官不大,架子不小,列兵亲眼目睹,户籍室的办事员对待前来办事的普通老百姓,简直就像对待仇家,对待他们的阶级敌人。当然列兵不知道,办事员对中尉——一个县委常委的女儿,完全是另一副嘴脸,他们热情得比他们的亲生娘来了还要好,还要孝顺得多。列兵年少,不知道这些官员的两面性,不知道这些大丈夫能屈能伸。初中的时候,学过契诃夫的《变色龙》,但列兵以为那是沙皇帝国封建专制统治下的人物,产地是两个世纪以前的俄罗斯,社会主义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不会有这样的官员,不会有奥楚蔑洛夫式的变色龙!列兵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中尉和列兵一起点上生日蜡烛,一起许了一个心愿,然后共同切开生日蛋糕。列兵的父母含笑点了点头,心里十分高兴。那是列兵有生以来过得最愉快的一个生日!
  中尉走时,列兵送她到路口。列兵说:“你刚才许了什么心愿?”中尉说:“我将来再告诉你。”列兵说:“还有这么神秘么?你现在告诉我。”中尉笑一笑说:“不行!”她走了,头也没回地走了,走得十分利索。列兵喜悦的心情慢慢淡薄了,多了一种说不清的危机感,他想,他必须好好学习,考一所好的大学,拥有一份好的工作,他才配得上她的爱情,才能让他们的感情天长地久。
  从那天以后,列兵学习异常用功,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他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要求不断自我突破,出类拔萃。列兵十分理智,不像其他的同龄人,容易被初恋迷失了方向,他不但没有掉进早恋的漩窝里,分散注意力,相反他的目标更加明确,他的理想更加远大,这份朦胧的爱给了他无穷的动力和斗志。他始终记得中尉说将来再告诉你时的神态,那是一个什么心愿呢?是关于爱情的还是关于他事业的?列兵不知道,但只要想到这,他就觉得要好好奋斗,必须好好奋斗。
  高中毕业。中尉没有考上大学,因她老爸的一层什么关系,被特招到部队,当兵去了。列兵考上了湖南医学院,开始了五年大学生活。从此,两人天各一方,鸿雁传情,真的“相思风雨中”。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他们也很清楚,人生的道路有时不能由自己选择,更多的是被动接受。有时候,一颗小石子就能改变一条小溪的流向。他们彼此珍重,彼此鼓励,感情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深刻。像普通的青年恋人一样,被一种幸福的痛折腾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这是痛并快乐着的五年时光!
  列兵大学毕业后,放弃很好的工作去当兵,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看不懂。尤其想不通的是,辛辛苦苦帮他联系好工作的父母,他们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家里能用的关系都用上了,为的是儿子有一个美好的将来。可儿子不领情,反复强调不要父母操心,自己的道路自己走,他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打拼一个美好的未来,他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选择。可列兵的父母做不到,总想要替儿子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列兵离家踏上新征程的那天,父母含着眼泪送他,事已至此,他们尊重儿子的选择,只希望他生活得更好,生活得更加幸福。列兵的心情突然特别沉重,双膝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向父母道别,泪下如雨……列兵知道父母深沉的爱,比天阔,比海深。他们只是普通的工人,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他决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
  列兵来到部队,发现现实与理想相差甚远,最初很不适应。一起来当新兵的,一个个莫明其妙地调走,他被分到这个通信站当勤务兵。每天的工作是站岗放哨、端茶倒水、擦地板、冲厕所、搞训练。课余时间和一两个男兵打打篮球,看看医学方面的书籍,偶尔给战友看看病,日子过得很不充实。平常最快乐的事莫过于看中尉的来信或与中尉“煲电话粥”。有时候,列兵希望中尉过来看他,抱一抱这个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人儿;有时候列兵又害怕她过来,他怕人家闲话:新兵蛋子就叫“老婆”来连队。说起来多难听。他不想再做出格的事情了,尤其是在当新兵的时候,有个性即意味着毁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主题

74

帖子

240

积分

师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8-4-11 15: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节
  没几天,黄昏时刻,中尉过来了。她穿着一套浅蓝色的休闲服,背着一个硕大的旅行包,十分精神,朝气蓬勃,青春亮丽。既有女人气息,又兵味十足,比中学的时候成熟了许多。女大十八变,真是没错。
  列兵接过她的背包,傻傻地笑,不知说什么好,就带她往通信站的排房走。中尉也显得十分兴奋,十分激动,高兴地说:“想不到你们这个独立的营院还这么大,这么漂亮,我们到那边石椅上先坐一坐吧,歇口气。”列兵点了点头,心里无比激动。
  天渐渐黑了。通信站的官兵都去俱乐部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没有闲散人员在外面走动。
  中尉环顾四周,见没有人,顺手挽住列兵的胳臂,把脸贴在他的胳臂上,亦步亦趋,一起来到了一张隐蔽幽静的石椅旁。
  列兵甩掉背包,双手抓住中尉的双臂,心跳得厉害,眼睛在苍茫的夜色里发出灼人的光芒,嘴里喃喃地说:“我的宝贝,见到你,简直像做梦……”
  中尉顺势酥倒在对方宽阔的怀里,轻轻地捶打着他,温柔地说:“傻瓜……宝贝……傻蛋……”两人热烈地拥吻,不知今夕何夕,天上人间。此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人在石椅上缠绵许久,直到俱乐部里看新闻的人解散了,远处有脚步声走近才匆忙分开。他们慌乱地整理头发,端坐在石椅上。列兵的心开始紧张起来了,坐在石椅上,腿不停地颤抖。列兵只要有一点点紧张,腿就会情不自禁地颤抖,有时候不紧张,腿也会无缘无故地颤抖,列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几年以来一直如此,也许是缺少某些微量元素所致吧。此时,列兵紧张的是不知道如何跟站长报告此事。站长会不会怪罪他先斩后奏?
  列兵对中尉说:“你背一个这么大的包,打算在这里长住久安?”
  中尉笑一笑,没有从正面回答,而是反问说:“你不欢迎?”
  列兵说:“当然欢迎。只是人微言卑的环境可能不欢迎!”
  中尉又笑,轻描淡写地说:“是吗?”
  列兵点了点头说:“首先你没地方住。我作为一个新兵,又不能出去。”
  中尉说:“你不是说你们新指导员还没有来报到吗,她的房间应该空着。”
  列兵急忙摇头说:“不行,不行,新兵的家属怎能住首长的房间呢……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怕站长不同意。”
  中尉又笑,住宿的问题没有解决,她满脸不在乎,依然笑着说:“你不希望我们在一起吗?”
  “我非常希望!但希望有什么用呢?”列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中尉没有说话。
  列兵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只恨自己是一个新战士,在通信站没什么地位,每月又只能拿一百来元津贴费,不能很好地照顾对方,体现一个男人应有的能力和责任,心里满怀歉意。
  良久,中尉自言自语地说:“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
  列兵也动情地说:“我也想。好想……”
  中尉说:“是真的吗?”
  列兵说:“真的。”
  中尉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怎样才能在一起?”
  列兵说:“我想过呀。我明年想考军校。”
  中尉说:“你大学都毕业了,还想考军校?”
  列兵说:“我想留在部队。”
  中尉说:“为什么?”
  列兵说:“和你在一起。”
  中尉高兴地说:“你想留在部队就是为了和我在一起?”
  列兵说:“是的,当然也不全是。”
  中尉说:“是吗?”
  列兵说:“因为你在部队,我才选择来参军。但现在我对部队的生活已经适应了,部队真的是一所大学校,很能锻炼人,我想做一个职业军人。”
  中尉说:“你想当一辈子的兵?”
  列兵说:“我更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中尉说:“是吗?那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要不要听?”
  列兵说:“什么好消息?”
  中尉淡淡地说:“我已调过来当你们指导员。”
  “什么?”列兵惊叫了一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句话对他来说太突然了,无异于晴天霹雳!等明白过来后,他迅速从石椅上腾了起来,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喊道:“指导员好!”
  中尉看他像触电了似的,样子十分滑稽,有些莫名其妙,笑着说:“你怎么啦?不要这么正规,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你还是叫我小莉吧。”
  “是!指导员。”列兵挺立毫不含糊地大声回答。
  中尉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觉得他入伍训练的这几个月成熟了许多,军人的礼节全学会了,有一点点军人的味道了。列兵被中尉看得腿又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不知明天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与这个长官相处,真的能如她所说的,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叫她小莉吗?
  中尉说:“你放松吧,坐下来。”
  列兵一动不动地说:“不,我站着就可以。”
  中尉说:“你坐下来。我说了,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你还是叫我小莉。我的傻瓜。”
  列兵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并刻意与中尉保持一段距离,坐下后两手放在膝盖上,局促不安,与一分钟以前完全是两副模样。
  中尉说:“傻瓜,你不高兴啦?”
  列兵马上站起来回答:“不,指导员,我很高兴!”
  中尉说:“我说过了,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你不要叫我指导员,叫我小莉。”
  “是!指导员。”列兵依然挺立毫不含糊地大声回答。
  
  (2)
  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
  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
  ——司马相如
  中尉到干部股报到,干部股长亲自送她到通信站,与官兵见面。干部股长是刚从通信站提拔起来的,对老单位有感情,也很想回去看一看,他在这里当了三年指导员,对新来的继任者自然相当关注,相当期待。来到通信站后,站长看见眼前的姑娘,眉清目秀,楚楚动人时,竟呆头呆脑,不知所措。旁边的干部股长提醒说:“老搭档,不要只顾看,自我介绍一下。”站长很不好意思,意识到自己失礼了。中尉的脸也红了。
  通信站的官兵在远处指指点点,对新来的指导员品头评足。他们或许想不到,这一次任命的新指导员是一个女的,还这么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女兵们不高兴了,心想将来的日子没那么好过了。一个女排长已经够她们受的了,没想到又来一个女指导员,惨了。惨了。
  任命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干部股长工作很忙,不能留下来吃饭,就直接回机关了。
  站长组织召开了一次党支部会议,支部委员进行了补选,中尉自然成了党支部书记。站长发表了长篇大论,从各个角度向中尉介绍了通信站的情况,表示了对中尉来通信站工作的欢迎,对新搭档将来的工作提出了希望。站长客套话一大堆,滔滔不绝。中尉拿出了一份简短的发言稿,进行了简短有力的发言,表达了工作决心,不多一字,不少一字,宣示自己正式进入工作状态。其他支委也一一表态,表示坚决拥护中尉的工作,尽力做好各自分管的工作,多请示汇报,不让中尉操心。会议结束,彼此之间已有一个初步印象。中尉却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站长自我感觉良好,他没有准备发言稿,讲话的层次很分明,条理很清晰。他的即兴演讲水平也许又上升到一个新层次了。站长不理解的是,新来的指导员讲两句话,还准备了一个发言稿,此人要么呆板,要么太认真,要么对基层一点儿也不了解,放不开手脚。
  中尉到位第三天,碰巧通信站建站10周年。站长决定杀一头猪,加菜,一则为庆祝建站10周年,二则为新指导员到位接风洗尘,改善官兵伙食。为了表示隆重,站长决定忍痛杀了“面霸”——通信站这头最大最重的肥猪!这头肥猪已经“超期服役”了,本来早就宰了,因为长得肥嘟嘟,高大威猛,毛色也很好看,上级领导经常来检查农副业生产,老指导员,即现在的干部股长经常用这头肥猪充门面,应付检查,屡次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和表扬,说通信站的副业搞得不错。所以肥猪喂养快两年了,一直没有宰掉。饲养员开玩笑说,这头肥猪给通信站争取了很多荣誉,给它立个三等功也不为过呢。站长因为这头肥猪经历的检查多了,与领导见面多,就叫它“面霸”。饲养员觉得这个绰号有意思,也跟着叫它“面霸”。
  饲养员接到站长的命令后,把“面霸”从猪圈里放出来,赶到操场,男兵们磨刀霍霍,女兵们笑哈哈围观,应证了部队的一句民谣“猪在叫,鱼在跳,官兵见了哈哈笑。”场面十分热闹。站长陪中尉到现场看热闹,用正统的话说是“亲临现场指导”,全站的官兵都处于欢乐的海洋之中。站长一向轻易不笑,总是板着脸孔,一脸的严肃,这两天新搭档来了后,他明显有所改变,偶尔也笑一笑了。细心的女兵们首先发现这个变化,并小声地议论着。
  “面霸”高大,壮实,简直不像一头猪而像一头牛,体重估计不低于六百斤!中尉见了,十分惊奇,她以前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肥猪呢。“面霸”吃得多,又霸道,力气大,四五个男兵根本制伏不了它,折腾了大半天,还没有把它放倒,战士们追着它满操场转。女兵们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有的还喊起了“加油”、“加油”“谁英雄、谁好汉,杀猪场上比比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哨兵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战连盟

GMT+8, 2019-1-17 07:37 , Processed in 0.093684 second(s), 22 queries .

վ 侯԰ṩ X3.4

© 2001-2018 ϸطɷͱ򣬺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